遭遇商標被搶注,北京多個老字號打響“牌匾”守衛戰

 

遭遇商標被搶注,北京多個老字號打響“牌匾”守衛戰

  北京多個老字號打響“牌匾”守衛戰

  從京天紅到慶豐包子,這些老字號或多或少都遭遇了商標被搶注的問題

  這段時間,京天紅創始人韓美俊沒干別的,一直忙著打官司——他沒有想到,自己經營了近30年,一手創辦的北京名小吃“京天紅炸糕”,竟成了別人的商標,自己還被告上了法庭。

  京天紅的遭遇并不是個案。近年來,市場上出現大量搶注知名度較高商標、侵犯他人在先權利、占有公共資源、反復搶注等惡意搶注事件。尤其是從沒有品牌保護的年代一路走來的老字號,如慶豐包子、內聯升等,或多或少都遭遇了商標被搶注的問題。網紅糕點“鮑師傅”維權兩年,贏了31場訴訟,還有多起訴訟正在進行;老字號內聯升和“福聯升”打了好多年官司;慶豐包子維權3年,僅獲賠5萬元……

  中華商標協會國際交流委員會副主任趙雷表示,由于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企業商標保護還存在很多難點,“建議企業注冊商標要有‘前瞻性’,盡量申請全面,注冊后還要‘勤監測’,以防止出現他人搶注的情形。”

遭遇商標被搶注,北京多個老字號打響“牌匾”守衛戰

  ■ 專家

  注冊商標要有“前瞻性” 還要“勤監測”

  據了解,包括我國在內,全球約有半數國家實行商標注冊“注冊在先”原則,誰先注冊專用權就歸誰。歐美一些國家采取的則是“使用在先”原則,商標的專用權只決定于商標的使用,注冊只不過是增強效力而已。一些企業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注冊在先”原則導致實際上形成了法律漏洞,導致很多職業商標搶注人出現。

  中華商標協會國際交流委員會副主任、集佳律師事務所國際商標部部長趙雷律師表示,商標是一個有限資源,“自己不申請也不允許別人申請,是不合理的;同時先使用的一方無法對抗在后的申請,也是不合理的”。因此,我國采取了“申請在先”為主和“使用在先”為輔的制度,兼顧各方需求。“使用在先”主要保護在先使用人的權益,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在先使用人可以基于自己的在先使用,對使用在后且已申請或者核準注冊的商標專用權提出異議或者宣告無效。

  據了解,商標被惡意搶注,在先使用人可以在初審公告3個月內提出異議,也可以在核準注冊后5年內,基于在先使用對惡意注冊的商標提出宣告無效。權利人在5年內沒有提出反對意見,考慮權利的穩定性,法律會默認在先使用人無異議、并默認允許對方的注冊行為,這時商標權利就相對比較穩定了。但如果搶注人采取了欺騙或其他不正當手段,提出無效宣告不受5年時間限制。

  趙雷介紹,商標注冊分類方面,我國遵循尼斯分類,將商品和服務劃分了45個類別,1-34類是商品類別,35-45類為服務類別。京天紅炸糕在分類上界限比較模糊,以外賣窗口并以獨立包裝的形式出現時,可劃分為不提供就餐場所和設施的商品類別,也可劃分為餐飲服務環節的服務類別。因此,企業需要根據實際經營情況,綜合全面考慮注冊類別。

  趙雷建議,企業在注冊商標時要有“前瞻性”,全方位考慮目前經營領域的保護范圍,長遠規劃未來可能會延伸的業態,盡可能在最初注冊時申請全面,防止出現模糊地帶,對未來發展造成阻礙。即使全面注冊了商標,也并非“一勞永逸”,還要注意日常商標監測,發現他人搶注,應在法律要求時效內及時提出異議。

  京天紅

  主營產品炸糕商標被“搶注”

  1991年,京天紅酒家在南城虎坊橋開業,一直經營至今,主營家常菜、包子等中餐服務。最有名氣的產品是京天紅炸糕,“水磨江米、老堿發面,豆餡里一股子桂花香氣”,有南城“炸糕一絕”之稱。韓美俊介紹,京天紅品牌創始于1991年,從國營單位改制為個體工商戶,名稱幾經變更,先后使用過京天上帝大廚房、北京京天紅酒家、北京京天紅食府,2019年改為京天紅(北京)餐飲有限公司。

  近期,京天紅意外成了被告。原來,自2012年起,“京天紅”30類、32類、35類等商標國際分類被一位名叫劉金雨的人密集搶注,京天紅的主營產品炸糕就在30類中。

  今年6月,劉金雨將京天紅自營的馬家堡店,和與鳳起龍游品牌合作的蘇州街店告上法庭,稱這兩家店未經自己授權允許,擅自在店面裝飾、門頭以及產品銷售中使用京天紅字樣。在對鳳起龍游的起訴中,劉金雨單方面索賠20萬元。目前案件還在審理中。

  韓美俊介紹,2009年10月,北京京天紅食府就委托商標代理公司申請注冊,注冊了“京天紅 JTH”第43類商標,包含【備辦宴席;飯店;住所(旅館、供膳寄宿處);自助餐館等】的商標。“當時注冊商標成本較高,注冊一類就花了3000多元,加之我們對商標保護的意識較弱,代理公司說注冊43類就夠了,所以沒對其他類別進行保護性注冊。”韓美俊說。

  2018年底,韓美俊發現有人“惡意搶注‘京天紅’商標”。今年4月,京天紅密集提交了19個有關“京天紅”的商標注冊申請,避免被人搶注。2018年,京天紅針對他人在餐飲食品關聯產品服務上申請或注冊的“京天紅”相同及近似商標,全面提起異議。目前,30類、32類、35類京天紅商標均處于撤銷/無效宣告申請審查中。

  【提醒】

  識別正牌京天紅的兩種途徑:

  ●認準新版京天紅LOGO標識

  ●通過京天紅官方微信公眾號查詢

  內聯升

  獲賠60萬 但損失遠不止

  左圖為天津一家公司生產的山寨版內聯升與大魚海棠的合作款。右圖為該款的正版內聯升鞋。

  內聯升是這個IP的獨家鞋類授權,也與版權方彼岸天工作室確認過,并沒有給其他公司做過同樣的授權。

  “我們2009年前后就開始維權了。”內聯升鞋業副總經理程旭表示,近年來內聯升常常被“山寨”,一些山寨產品為了規避侵權風險,往往在文字上做文章,比如把“內聯升”的“內”改成“芮”、“喜”、“瑞”等,來蹭知名度。侵權行為最嚴重的就是“福聯升”,“一次一位顧客到內聯升退鞋,我們一看,從包裝到產品都不是我們的東西,其實顧客拿的是福聯升的鞋子,而這種情況不止發生一次了。”

  2009年6月,福聯升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申請注冊“福聯升FULIANSHENG及圖”商標。2010年,內聯升向商標局提出商標異議申請,未獲支持。隨后,內聯升又向國家商評委申請異議復審,商評委審查后,裁定“福聯升”商標無效。此后,福聯升先后向市一中院、市高法、最高法上訴,2015年11月18日,最高法駁回“福聯升”的再審申請。

  2015年,內聯升曾向福聯升公司注冊地北京市密云區工商局舉報,但密云工商局無法聯系上福聯升。程旭說,“到福聯升注冊地實地調查發現,那個地址實際是一個普通民房,2006年租給了福聯升。”由于無法取得聯系,密云工商把福聯升列入了企業異常名錄。“但福聯升在密云又換了一個注冊地,繼續經營。”

  兩家品牌的爭執持續至今,程旭稱,不久前內聯升以“不正當競爭”將福聯升告上法庭,“這個案子判了福聯升賠付損失60萬元,但我們的損失可遠不止這個數字。”程旭表示。

  互聯網購物也為維權帶來了新問題。福聯升曾在天貓、京東等網購平臺注冊旗艦店,法院首次宣判后,兩家旗艦店關閉,但仍有個人開的網店售賣福聯升產品。在內聯升的努力下,目前網絡平臺的“山寨”貨70%已被下架。“總體來說,現在的維權環境和以前并沒有太多改變。”程旭坦言,注冊商標費用一降再降,但上訴費用沒有降,此外,律師費用以及維權過程中耗費的人力物力,都成為企業的一大負擔。

  【提醒】

  認準中華老字號標識(商務部認證,不得隨意使用)和內聯升商標即可。

  慶豐包子

  官司打了3年 僅獲賠5萬元

  餐飲行業同樣存在商標維權難。2016年底,最高法對北京慶豐包子鋪(以下簡稱慶豐包子鋪)狀告山東慶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慶豐餐飲)侵害商標權與不正當競爭一案,作出再審判決:被告慶豐餐飲立即停止使用“慶豐”標識等侵權行為,并賠償原告慶豐包子鋪5萬元。

  經過了一審、二審和再審,這場官司歷時3年。慶豐包子鋪相關負責人介紹,2013年6月,慶豐包子鋪準備進軍山東開連鎖,但由于慶豐餐飲2009年就已注冊使用“濟南慶豐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計劃遇阻。慶豐包子鋪認為,慶豐餐飲公司以“慶豐”字號營業,經營與北京慶豐包子鋪注冊商標相同和類似的商品和服務,讓消費者對慶豐包子鋪與慶豐餐飲公司產生混淆誤認,侵犯了慶豐包子鋪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據此,慶豐包子鋪把慶豐餐飲訴至濟南市中院,請求判令慶豐餐飲立即停止使用含有“慶豐”字號的企業名稱。

  但濟南市中院一審認為,慶豐餐飲公司使用“慶豐”與其使用環境一致,且未從字體、大小和顏色方面突出使用,屬于對其字號的合理使用。慶豐包子鋪在慶豐餐飲公司注冊并使用其字號時的經營地域和商譽,未涉及或影響到濟南和山東,不能證明相關公眾存在誤認的可能,故不構成對慶豐包子鋪商標權的侵害,判決駁回慶豐包子鋪的訴訟請求。

  “我們沒有想到會敗訴。前期的準備工作做得很充分,把各種因素都考慮進去,不打無準備之仗。”上述負責人說。

  慶豐包子鋪隨后向山東省高院提起上訴,結果二審維持一審判決。慶豐包子鋪不服,向最高法申請再審。2016年底,最高法作出再審判決:撤銷此前判決,認定慶豐餐飲侵權。

  上述慶豐包子鋪負責人介紹,2013年底,針對慶豐包子鋪的侵權行為增多,各種美食展會上的速凍包子成重災區。據慶豐包子鋪法務部門不完全統計,2017年共20起商標侵權、2018年6起、2019年至今2起。侵權行為地分散、侵權規模較小,不易打擊且維權成本較高。目前除西藏外,全國都發現過假冒慶豐包子鋪,有的是門店、有的是展會攤位、有的甚至是早點攤。

  【提醒】

  認準慶豐包子鋪標識即可。

  鮑師傅

  打假2年 全國還有千家“山寨店”

  網紅糕點“鮑師傅”的維權經歷也很坎坷。2014年,隨著品牌走紅,各種打著“鮑師傅”名號的山寨店面不斷涌現。2017年七八月間,“鮑師傅”創始人鮑才勝在網上發現了一家可以加盟的鮑師傅糕點店,“他們用的宣傳資料都是我們門店的,而且最嚴重的是,這家鮑師傅的加盟店已經開出了七八十家,這就是要吞掉真正的鮑師傅啊。”

  鮑才勝的主要打假對象是北京易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憑借手中多類用途的“鮑師傅”商標, 2017年初開始放開加盟,迅速搶占全國200多個城市。而這些加盟店生產的糕點質量、口味參差不齊,不少消費者購買后認為,“鮑師傅”味道也不過如此。

  面對模仿者對“鮑師傅”品牌的沖擊,鮑才勝走上了打假維權路。經過兩年維權,作為“鮑師傅”品牌原創者和商標持有人,北京鮑才勝餐飲管理公司已經向北京易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發起多起訴訟。南京、蘇州、北京、天津、無錫等地31起訴訟已經判決,共計判決賠償161萬元,另有多起訴訟正在進行中。“截至7月20日,全國的‘鮑師傅’山寨店大概還有1000家,我們目前總共保全了144家,立案了135家,判決和調解共計41家,對應金額216萬余元,所有判決及調解案件均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北京鮑才勝餐飲管理公司有關負責人說。

  【提醒】

  正宗鮑師傅門店的門頭為白底金字,無任何圖像,標有注冊商標,且標有“鮑才勝原創”字樣。所有店面均實施“明廚亮灶”工程,消費者可以通過門店的玻璃窗,看到生產制作的所有過程。



Keywords: 專利申請 商標注冊 著作權代理 北京商標注冊 專利申請 免費商標注冊查詢 北京商標注冊代理公司成功率97% 網站地圖 北京商標注冊

合作伙伴: 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 北京市工商局

北京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 商標注冊代理顧問:司鼎鴻 京ICP備15053878號-1
地 址: 北京市朝陽區工人體育場北路 郵編:100020
免費商標注冊查詢電話:010-56108681 北京商標注冊代理電話:010-56108681
男人在天堂a视频,2019最新福利天堂视频92视频 午夜看片福利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